中法魁首

画展《绿磨坊街》以独特的角度展现一代大师赵无极的私人世界、早年在巴黎的生涯以及他与亲朋好友之间的艺术互动。

法国五月艺术节自1993年创办以来,至今已举办了25届,并发展成为亚洲规模最大的文化盛事之一。其以「无所不包、无处不在、无众不欢」为主旨,在港澳地区举办逾120场文化活动,每年吸引逾一百万人参与。由季丰轩画廊举办的画展《绿磨坊街》,是2018法国五月艺术节的协同项目,也是本年度的重点画展之一,展出近20幅出自中法泰斗赵无极(1920至2013年)及其亲朋好友手笔的作品。

赵无极堪称法籍华裔画家第一人,其在中法文化交流史上的地位无可比拟。他是二战后最具影响力的画家之一,通过糅合西方现代抽象主义与中国传统美术情感,创造出独步天下的画风。在其云云艺术成就中,赵无极仅凭这一项便足以留芳万古。近年来,赵无极的大型油画经常是拍卖市场的焦点。完成于1964年的油彩布本《29.09.64》,在佳士得香港2017秋季拍卖上以1.53亿港元成交,而完成于1956年的油彩布本《大地无形》,随后在保利香港2018春季拍卖上以1.55亿港元易手。

赵无极系出江南名门望族,世代均为书香门第,其族谱可追溯至宋太祖赵匡胤六世孙赵子禠。靖康之难(1125至1127年)后,金国攻占北宋淮河以北全部国土。为躲避战乱,赵子禠率众南渡金陵(今南京),后迁京口(今镇江),最后定居大港(今江苏省镇江市丹徒区大港镇)。在家庭教育的熏陶下,赵无极从小热爱绘画,也精于文学和书法。少年时,他十分崇拜亨利·马蒂斯及巴勃罗·毕加索,对印象主义亦甚感兴趣。赵无极的叔父在欧洲公干时,从巴黎带回了不少明信片、报纸和杂志,让侄儿首次接触法国印象主义大家保罗·塞尚与奥古斯特·雷诺阿等人的画作。

时至1948年,赵无极偕妻子赵景兰离开中国。他们在马赛登陆后到达巴黎,在位于第十四区绿磨坊街的某公寓安顿下来。他们与瑞士雕塑家阿尔伯托·贾克梅蒂为邻,更结交了不少终身好友,如法籍俄裔画家尼古拉·德·斯塔埃尔、美国画家兼版画家山姆·弗朗西斯、德法画家汉斯‧哈同、法国画家兼艺术理论家乔治‧马修及法国画家兼雕塑家皮埃尔‧苏拉吉等人。绿磨坊街是赵无极在巴黎的第一个家,亦是本次画展的标题,展出上述艺术家们的作品,揭示赵无极早年在巴黎的生涯、二战后巴黎在艺术领域的时代精神以及他与亲朋好友之间的艺术互动。

踏入二十一世纪,赵无极的巨作往往显得神圣不可侵犯,却令人忽略其生路历程,以及凡人皆有的喜怒哀乐。赵无极的一生以艺术为主轴,艺术亦深受其人生阅历影响。第一任妻子赵景兰于1957年离他而去后,赵无极在世界各地游历了两年,并在美国参观了众多画廊和艺术馆——现代抽象艺术的大门,就此为赵无极打开。1959年普遍被视为赵无极艺术生涯中的第一个分水岭,是为他在1960年代衍变成抒情抽象画风之滥觞。与此同时,在法国文化部部长兼小说家及艺术理论家安德烈‧马尔罗的举荐下,赵无极于1964年归化成为法国公民,幸免于故国接二连三出现的社会政治动荡。

纵观1960年代,风华正茂的赵无极创作了多幅构图深邃、情感浓烈的大型油彩布本,但不算多产时期。时至1960年代后期,为照顾长期受精神病困扰的第二任妻子陈美琴,他更完全停止外游,却无法阻止爱妻于1972年服药自尽。同一时期,赵无极的父亲赵汉生亦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自裁。细阅其完成于1960至1970年代的画作时,不难想象赵无极当时的情感状态、个人挣扎和内心苦楚。一次又一次地熬过难关,也许是他个人乃至艺术生命旺盛顽强的体现。

于1977年与法国籍艺术策展人弗朗索瓦丝‧马凯共偕连理后,赵无极屡获国际大奖及殊荣。时至1983年,他的画作首次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是为他多年来首次回归中国,甚有时移世易、沧海桑田之感。暮年时的赵无极仍然不断绘画,直至其生命的蜡烛熄灭,其中不少是献给亲朋好友的作品。患上阿尔茨海默病后,赵无极不再在艺术工作坊里日以继夜地创作大型油画,而是在户外风景宜人之处就地取景创作水彩画。他于2013年4月9日仙游,即前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逝世后一天,安葬在巴黎三大公墓之一的蒙帕纳斯公墓,距离其初到巴黎时居住的绿磨坊街仅一步之遥。周而复始,万象一代大师却不会再生。研究赵无极的作品等于了解当代中法艺术交流,而每一个展出赵无极作品的画展,均是文化交流百科全书中的一个章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