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帼驰骋

由瑞士手表品牌理查德・米勒协办的公主拉力赛,本季吸引了近200位巾帼英雄参加,她们驾驶着多款经典老爷车,完成了从巴黎至至西南部巴斯克地区长达1,500的征途。

这个风和日丽的夏日清晨,阳光刚开始出现时,巴黎旺多姆广场上已聚集了不下90辆经典老爷车。车上坐着约180位淑女,全为正副驾驶员,即本届公主拉力赛的主角。本年,瑞士手表品牌理查德·米勒已是连续第四届协办赛事。

公主拉力赛至今已举行了19届,本届赛事则是首次向西南部地区进发。为了增添经典感,查德・米勒为赛事提供了四辆保时捷356、一辆1973年版911以及另外一辆1969年版梅赛德斯250sl。这六辆经典老爷车,分别由六支队伍驾驶,可谓赛事的焦点之一。

赛事可不是轻松的娱乐:全副武装的正副驾驶员,在比赛开始前早已深入了解路线图、管制地带、强制检查点及平均速度等要求,并与所属车队磨合完毕。

此外,正副驾驶员还得在赛事开始后尽快构建默契,因为两人之间的紧密合作可是比赛表现的关键。

车队首先朝博瓦勒动物园进发,沿途欣赏了闻名遐迩的国道20。在灿烂阳光的衬托下,风景更见迷人,难怪前往比利牛斯地区或西班牙度假的人,从前大多选择此路线。此时,车队进入了首个规管区,需尽量跟从平均速度行驶。

为了追回每次转弯和刹车时损失的时间,车手们得一心多用地注意计时器、速度及路面情况,同时听取副驾驶员不断更新的方向指示,这可难倒了不少新手驾驶员。

第二天的赛事名为「导航和城堡」,主要经过以法国女作家乔治·桑闻名的中部地区贝里,深入考验副驾驶员的敏锐视力。正所谓天公不作美,此时忽然下起滂沱大雨,并延续了一整天。这样的恶劣天气,对经典老爷车而言可使严峻挑战,因为玻璃刮水器速度缓慢且效果有限,而经过雨水浸泡后,不少战车更抛锚。幸好,赛事当局及时提供了技术支援,让大多数战车得以继续作赛,并到达比赛位于维希的最后阶段。

在当天晚上举行的鸡尾酒上,正副驾驶员均难掩疲态,但士气依然高涨,个人均希望在明天的赛事中再接再厉。

第三天的赛事向图卢兹迈进,距离长达482公里,是为整个赛事的关键阶段。困难和挑战固然存在,却不是难以克服,但天意再次弄人,天气环境与昨天一样恶劣,当车队快要进城市更进一步恶化。鉴于奥布拉克附近出现山体滑坡,赛事当局给予安全原因取消了某些挑战项目。

滂沱大雨导致不少战车的车厢变成游泳池,进而拖垮了机器零件。当天的下雨天气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但其程度之严重却是始料不及,其所导致的损失更可以噩梦来形容。

赛事进入第四天,车队在清晨时分进入西班牙境内,明媚的阳光终于重现,犹如欢迎着历经波折的车手们。比赛一路至此,各位巾帼英雄终于有机会打开车顶的开蓬,并涂上防晒霜尽情享受阳光。

车队再接再厉,通过普尔塔莱特山口横越比利牛斯山脉。这是充满考验的一天:当地景色固然秀丽,但车手们却无暇欣赏,而是集中精神拐过一个又一个弯口,挑战着经典老爷车的性能极限。车队到达比利牛斯山脉南面、西班牙滑雪胜地福米加尔进行拉力赛的倒数第二站时,180名选手在享受过阳光洗礼后均斗志昂扬。每一天均与众不同并留下难忘的回忆,也许这正是赛事的魅力所在。

长途跋涉远征了1,500多公里后,车队在比赛最后一站到达了比亚里茨市郊,并在海洋冲浪博物馆完成赛事。赛事当局立即点算各车队多天比赛期间累计的分数,并在确认后公布成绩。在数百名现场观众的掌声中,驾驶 AC 眼镜蛇的 Adeline Paquiers 和 Héléna Euvrard 勇夺冠军殊荣,而驾驶宝马迷你的 Marie Périn 和 Edith Ragot 则名列第二。冠军车队此前曾参加了多届赛事,从中吸收经验并在本届比赛中展现出惊人的稳定性,绝对实至名归。拉力赛别出心裁且令人回味,就此完满结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