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罗旺斯桃红

本年,法国五月美食荟迎来了十周年志庆,并以法国东南部的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蔚蓝海岸大区为主轴。五月至八月间,港澳地区众多酒店及餐厅将重点呈献该地区的美食佳酿。

普罗旺斯位处法国东南部,即地中海西北部「拉丁圆拱」海岸线北端,享有典型的地中海气候,夏季温暖而冬季温和。普罗旺斯乃法国气候最干燥的地区之一,故葡萄园受真菌侵扰的几率极低。由于自然环境得天独厚,最近数十年间,普罗旺斯已发展成有机葡萄酒重镇。普罗旺斯拥有逾20,000公顷的葡萄园,种植面积与德国第二大产酒区普法尔茨相若,且大多位于距离地中海海岸线不足50公里的滨海地区。海水具有调节陆上温度的作用,对欧洲南部尤为重要。地中海地区的风向传统上分为八个方位,全以富含诗情画意的拉丁系词语命名。北风称为「密史脱拉风」(意指「强大」),是平衡当地高温的关键。

普罗旺斯闻名遐迩的气候环境,自古以来便吸引着人类文明,尤其在古典时代。公元前600年前后,来自伊奥尼亚地区城邦福西亚的古希腊人,建立了殖民地兼港口城市马西利亚(即今天的马赛),旋即将葡萄种植及葡萄酒酿制技术引入该地区。公元前121年前后,古罗马人完全占领了该地区,并将之命名为纳尔波高卢行省,首府为纳尔波马尔提乌斯(即今天的纳博讷)。当时,罗马共和国刚在第三次布匿战争中,彻底摧毁了日薄西山的海上强权迦太基,并在数十年后迎来了一代枭雄盖乌斯·尤利乌斯·凯撒。

纳尔波高卢位于阿尔卑斯山脉以北,又称山北高卢、山外高卢或外高卢;与之相对的是阿尔卑斯山脉以南的山南高卢,亦称山内高卢或内高卢。纳尔波高卢乃罗马共和国在阿尔卑斯山脉以北建立的首个行省,更被古罗马人亲昵地称作「我们的行省」——此拉丁语词语最后演变为法语普罗旺斯。军政强人盖乌斯·马略于公元前107年就任执政官后进行军事改革,将多个世纪以来的公民征兵制改为职业募兵制。服役满25年后,罗马军团士兵可选择退役,并获发优厚的退休金和土地。鉴于普罗旺斯宜人且适合耕种的气候,不少退役士兵选择在当地退休。意大利本土是罗马帝国人口最多且经济最繁荣的地区,但为了保护自身利益,元老院甚至多任皇帝均曾打压其他行省的葡萄酒生产。普罗旺斯的退役士兵却坚决不卖账——迦太基、马其顿和帕提亚都被打败了,政客又有什么可怕的?

普罗旺斯葡萄酒在古典时代备受推崇,其良好的名声一直延续至十九世纪中期。根瘤蚜肆虐后,欧洲葡萄酒业满目疮痍,一切从零开始。此时,铁路运输终于来到了法国南部地区,意味着葡萄酒能以前所未有的便捷方式,大规模地输往工业化的北部。工人在位于城市的工场里干活,无法从事农业生产,各类农产品(包括葡萄酒)也得靠别人供应。霎时间,普罗旺斯与西邻的朗格多克-鲁西永均乘上了大时代的列车,种植高产量但品质一般的葡萄,为工人阶级生产大量廉价葡萄酒。

踏入二十一世纪后,普罗旺斯葡萄酒的质量已不可同日而语。普罗旺斯是世界上极少以桃红葡萄酒为大宗的产酒区,其白酒及红酒同样出色。在荷兰人与英国人的影响下,波尔多在十七、十八世纪率先酿制出色香味均浓厚的佳酿,可谓现代红酒的先驱。然而,在此前数千年间,由于葡萄种植及酿酒技术的局限,葡萄酒的主流可一直是桃红酒、橙酒和灰酒。踏入后工业数码年代后,三者均强势回归:混合红白葡萄或有限度浸渍红葡萄而成的桃红葡萄酒愈见丰满;以陶器浸渍陈年的橙酒突然窜红,其他古法葡萄酒如自然气泡酒和自然葡萄酒亦然;各类灰酒亦在莱茵河两岸寻获第二春。

下列两款普罗旺斯桃红葡萄酒由Kedington Wines (Far East) Co. Ltd.提供。

Le Caprice de Clémentine Côtes-de-Provence Rosé 2017

这款桃红葡萄酒混用神索和歌海娜,两者比例相当,在控制温度的不锈钢桶内进行发酵。酒身呈透光的三文鱼粉红色并带闪烁朱红色反光,香味轻盈而芬芳,散发柚子、红苹果、地中海灌木丛及郁金香。酒体结构由新鲜的酸度、明显的矿物性与丝丝单宁支撑,味道纯净而活跃,绽放西柚、石榴、碎石及天竺葵。酒身属中等重量,酒精度为13%。入口初段爽快、中段富含矿物性、后段清澈。

Château les Valentines Côtes-de-Provence Rosé 2017

这款有机桃红葡萄酒混用40年老藤所产之神索和歌海娜,在控制温度的不锈钢桶内进行浸渍及发酵。酒身呈透光的珊瑚粉红色并带明亮的茶香月季反光,香味芳香而扑鼻,散发白草莓、蜜桃、睡莲及碎壳。酒体结构由突出的酸度、明确的矿物性与丝丝单宁支撑,味道鲜美而清爽,绽放白醋栗、粉红苹果、普罗旺斯香草及海盐。酒身属中等偏重,酒精度为13%。入口初段清脆、中段略带咸味、后段洁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