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绝代

当世顶尖女中音玛德莲娜·科泽娜,最近刚完成亚洲巡回演出。凭藉其超群绝伦的歌声和挥洒自如的演技,音乐会不仅余音绕梁,更突破现有艺术想象,堪称经典之夜。

玛德莲娜·科泽娜乃当今首屈一指的女中音,其演出剧目极为广博,从文艺复兴前期一直伸延至后浪漫主义时代。欣赏她的演出,犹如阅读古典音乐和歌剧的百科全书,每次开卷必有新领悟。与科泽娜同台演出的国际级指挥家、管弦乐队及乐队不计其数;要枚举她曾莅临的顶尖音乐厅和歌剧院甚是费劲,倒不如指出少数她还未光临的殿堂。

捷克传统上分为三大区域,即西部波希米亚、东部摩拉维亚与东北部西里西亚。科泽娜生于摩拉维亚首府布尔诺,父母均来自波希米亚。她曾在捷克布尔诺音乐学院和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表演艺术学院,学习声音及钢琴。在捷克国内,她是演绎安东宁·德沃夏克、莱奥什·雅那切克和博胡斯拉夫·马尔蒂努等民族作曲家的二十一世纪权威。捷克如要委任国家音乐大使,应该非科泽娜莫属;若非在1993年元旦解体——史称天鹅绒分离——捷克斯洛伐克的国家音乐大使,大概也会是她。

音乐是世界语言,不受国界约束;精通多国语言的女中音翘楚科泽娜,同样不受国籍束缚。她多年来屡获国际大奖,早在而立之年已获法国颁发艺术与文学勋章,彰显其对法国音乐的贡献。于2008年与西蒙·拉特尔爵士共偕连理后,科泽娜的正式称谓应是拉特尔夫人,但她却绝少以此头衔示人;事实上,她在婚前已屡获殊荣。古典音乐爱好者无不知道,西蒙·拉特尔爵士自2002起担任柏林爱乐乐团首席指挥达十六年之久,并将在乐季结束后卸任。

本年年初,科泽娜与伦敦交响乐团、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及星光音乐会古乐团在欧洲多国巡回演出。欧洲之旅结束后,她休整并为亚洲巡回演出准备了近九个星期。此次亚洲之旅,包括中国广州、香港、上海和北京,以及南韩首尔等五个大都会。就香港站演出而言,长达九个星期的休整准备期效果显著。科泽娜处于最佳状态且神采奕奕,与安德烈·马尔孔指挥的巴塞尔七弦琴巴罗克乐团合作时洋溢默契和互信。这是多年合作的成果:他们曾多次同台演出,亦曾录制唱片,如2016年推出且大获好评的Magdalena Kožená: Monteverdi。音乐厅内座无虚席,期待一睹当世顶尖女中音的风采。

开场时,两位俨如中世纪游唱诗人的乐师,看似漫不经心地蹓跶至舞台,一边以神情相互交流,一边弹奏拨弦乐器,逗乐着不知葫芦里卖什么药却眼含笑意的观众。乐师们去掉燕尾服和白领结,营造出轻松愜意的气氛,让人仿佛置身在欧洲近世时期某酒馆内,随心地听着悠扬的民族音乐。这是古典音乐的童年,比马勒级管弦乐团在现代音乐殿堂,为中产阶级演奏巍奂交响乐的年代早几个世纪。源自巴洛克早期的作品,自浪漫主义兴起后便成为沧海遗珠,直至二十世纪末随着复古风格出现才被重新发掘。

当晚的节目几乎清一色为十七世纪意大利作品,包括克劳迪奥·蒙特威尔第、达里奥·卡斯泰洛、比亚乔·马里尼、塔尔奎尼奥·梅鲁拉及马可·乌切利尼等巴洛克早期巨匠。音乐会的高潮,是摘自蒙特威尔第《战争与爱情牧歌》的《唐克雷第与克洛林达之战》。身披古希腊铠甲的科泽娜宛如女神雅典娜,一人独唱并独演三个角色,即叙述者、克洛林达和唐克雷第。这是前所未有的大胆尝试,但科泽娜的功架是如此娴熟上乘,以至此前没有欣赏过这部作品的观众,会误以为这本身就是独唱作品。

捷克鬼才昂德雷·哈维尔卡是本次亚洲巡回演出的舞台总监,台上精美的服饰、灯光及道具均出自他手笔。集电影导演、演员、爵士和摇摆乐音乐家于一身的哈维尔卡,刚于2017年底为科泽娜推出其首张爵士乐唱片Cole Porter with Ondřej Havelka and His Melody Makers。音乐会不是歌剧却胜似歌剧,犹如迷你巴洛克剧场。科泽娜向来不是像塞西莉亚·芭托莉般气势磅礡,或乔伊斯·狄杜娜朵般闪耀星尘的女中音,但她雍容、典雅、飘逸且细腻的演绎风格,同样在台上熠熠生辉,更令台下如梦如醉。

格奥尔格•弗里德里希•韩德尔多年来历久不衰的正歌剧《凯撒大帝在埃及,HWV 17》,是取之不竭的经典咏叹调泉源。在附加环节,科泽娜以其一贯的幽美高雅风格,演绎《我将为自己的命运缀泣》。音乐会将荡气回肠的音乐、扣人心弦的剧情及浪漫迷人的气氛,以类似歌剧的形式共冶一炉,方方面面均近乎完美,实在难以挑剔。科泽娜乐于接受新挑战的精神令人佩服:见好就收是人性,成就愈高功名愈大,往往愈是避免风险。科泽娜却不然,而是勇于突破自己固有的艺术舒适区。最近推出的爵士乐唱片虽然评价不一,笔者却坚持认为其不失为旖旎甜美之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