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灵感

英国传奇设计师汤姆 • 迪克森接受 《品》 采访 , 分享其设计生涯中的灵感泉源 。

设计师将抽象的意念转化为实物、空间及氛围,有意无意地与我们产生共鸣,并在不知不觉间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英国著名设计师汤姆•迪克森多年来设计了众多作品,其中不少早已成为美国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以及英国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的珍藏。在他的设计中,我们还可以欣赏到细腻的工艺和大胆的选材。

“我是一位更加以制造为本的设计师”

每一份创作背后,均有背景故事,而迪克森的故事,常在工厂里发生。

他说,“我经常到访工厂,对物料、制作工艺以及制造技术等兴趣浓厚。我深入钻研这些领域,而创作灵感往往来自制造过程,而不是直接与功能挂钩。”

这种功能与制造合二为一的做法,指引着迪克森设计出风格鲜明的作品。

“我仍是一位年轻新进的设计师”

人们往往对新鲜事物感到担忧,但对迪克森而言,做不曾做过的事,让他能够以稚子之心看待事物。

他解释说,“我喜欢挑战,越多越好。当你做的事情越多,就越是觉得应该摒弃恐惧。可能我是沉迷于这种恐惧了吧……有时我真的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或者自己究竟想成为什么……就这样,我成为了家具设计师。”

意大利家具公司卡佩利尼到访迪克森的工作室后,迪克森经历了近二十次试错过程,才敲定了现已成为经典的铁塔椅。不过,并非所有的实验都能开花结果。

他透露说,“我做过不少危险的实验,物件真的会崩坏,甚至弄伤人。”还有些出色的意念最终无法变成实物,因为它们“不是个人风格太重,就是本身是馊主意。”

尽管时移世易,迪克森的兴趣目标以及出发点始终如一。他说,“无论是设计、物料或生产技术,凡此种种均以表现力、吸引力以及制作工艺为依归。”

“工业设计与室内设计之间有很多共同点”

迪克森从工业设计伸延至室内设计,其间发现尽管两者的过程与角度不同,却存在互补性。

他指出说,“将工业设计与室内设计关联起来,我认为是很有用的。如果产品公司没有室内设计工作室,我会感到奇怪,因为后者正是产品的最佳实验室,能够就产品功能以及室内设计究竟缺乏什么,进行直接反馈。”

这也有助于设计师考虑应该研发什么产品。

“我不是完美主义者”

迪克森认为,要成为完美主义者太难了,故而雇佣专人为力臻完美而努力。

他笑言,“我是比较笼统、混乱那种人,但模式往往源于混乱。”

与大多数完美主义者不同的是,迪克森并不拘泥于小错节。

他分析说,“执著于细节却不愿做出任何让步的人,是艺术家而非设计师。整个设计过程,本身就是一系列妥协,重点是如何让概念成事并取得最佳效果。”

要按照自己的意愿设计某些纯粹的概念性作品时,拥有自己的公司无疑是一大优势。不过与其他公司合作时,迪克森则了解并尊重别人的专长,正如别人欣赏他的专长一样。

他总结说,“在别人身上可以学到很多。”在工厂里,他观察到一众工程师、制造商和工匠制作独特的工具,用以生产出各类产品。

“于哈比泰任职时,我设计的大多是价格较低且大规模生产的产品,但我真心希望设计独一无二的产品。”

“英国设计要急起直追”

他指出说,“自1870 年代的艺术与工艺运动以后,英国一直缺乏包含本国特色的室内设计。”话虽如此,迪克森认为英国仍是一个“充满创意的国家”,其对制造业的兴趣日渐消褪,而设计又成为了出口服务。

他认为灵感来自哪里并不重要,重点是能够将其转化为实物。

他解释说,“要反映英式风格,设计师大可从维多利亚时代、朋克风格或国际主义,甚至音乐及烹饪等学科汲取灵感。

“将看似互不相干的意念糅合起来,即是创造新事物的开端。我在音乐中获得了大量灵感——不止是美学方面,更在于如何创作属于自己的作品。”

早期迪克森还只是为自己设计产品时,音乐是其创作的重要灵感泉源。

他补充说,“我并不在意别人在做什么——不止是美学方面,更多在于如何创作属于自己的作品。”

与此同时,迪克森似乎也不在乎别人对他是否认同。

他称,“我不会总是以目标为重,取得成就也不是我的真正动力。有机会进行尝试、创新并引起人们的积极回应,我感到很幸运。这来之不易,是辛勤付出的成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