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娇百媚

享誉全球的卡巴莱歌舞表演——巴黎疯马秀不久将在澳门上演 ,《品》  为此踏上旅途 , 先行一睹为快 。

性感不是后天培养的。在视觉上,它可以通过形体的一些细腻表达来传递,若再结合色彩、形状、灯光和音效等各种元素,魅惑指数势必升级。有时,轻柔一瞥抑或纤纤玉指,都足以令人膝头一颤。而在这方面,没有人比巴黎疯马秀的舞者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舞者之一 Candy St Louis说:“我们之所以被选中,正是这个原因。”她坐在后台,身穿红色长袍配高跟舞鞋,边说边抛了个倾倒众生的媚眼。

Candy来自美国,当巴黎工作人员访问拉斯维加斯时,她成功试镜成为疯马秀的美艳舞者,被称为「疯狂女孩」。她曾接受古典芭蕾舞训练,满足这项工作所必需的形体要求和表演才能。其艺名来自艺术总监 Ali Mahdavi。

她解释道:“他说我在舞台上的表现给人甜蜜之感,而 St Louis是法国糖类产品的著名品牌。”

「疯狂女孩」严选自十多个国家,包括法国、意大利、加拿大、乌克兰、英国、西班牙、俄罗斯及美国。巴黎疯马秀每年收到约五百份应征信,只有少数的幸运儿能够脱颖而出,成为剧团的一份子。应征者正式登台表演前,必须先接受数月疯马秀的专业舞蹈训练。迄今为止,共有八百多名「疯狂女孩」参与过演出。

今年是疯马秀演绎女性美态及巴黎风华的第65个年头。澳门威尼斯人的观众将有幸体验名为《永恒的疯马》的历年来最精彩的表演曲目,制作人马克•布雷迪对此异常激动。

澳大利亚制作人布雷迪热衷于打造融入文化内涵及多样性的现场娱乐。他出身娱乐业世家,祖父曾于咆哮的二十年代在柏林做大型娱乐场所的东主并经营餐厅,而父亲托尼•布雷迪是一位备受尊敬的制作人及五十年代乐队歌手。

他评论道:“疯马秀是一个令人着迷的巴黎文化象征,我们正将这一品牌出口海外。《永恒的疯马》由十位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美艳舞者倾力演出。色彩炫丽的光影投射于舞者身上,让其轮廓剪影完美呈现于观众眼前,令人目不暇给,实乃举世无双的视觉震撼。”

法国前卫艺术家阿兰•贝尔纳丁于1951年在巴黎创办疯马秀,《永恒的疯马》正是为了纪念创办人而编排,不仅完整保留了卡巴莱歌舞表演的艺术传统,更加入了一丝现代性和幽默感,包含了巴黎疯马历年来的最佳曲目,如《God save our bareskin》。

《God save our bareskin》 自1989年以来一直都是每一场演出的开场表演, 是疯马品牌的标志性曲目。这个想法诞生于贝尔纳丁在伦敦旅行期间,卫兵制服勾勒出完美形体,又略带嘲弄意味。bareskin是双关语,意思是裸露的肌肤,与bearskin(熊皮)几乎同音,而众所周知,英国皇家卫队所戴的帽子正是用黑色熊皮制作。为了打造这个曲目,贝尔纳丁甚至从英国军队邀来一位真正的英国皇家卫队军官来到巴黎,协助舞者排练,指导她们的步伐节奏及军姿。

开场表演之后,依旧惊喜连连,其中《Upside down》让观众坠入真假难辨的迷幻情境中。女郎的腿呈扇形散开,镜子和反射营造出一种虚实交错之感。此节目出自编舞家 Philippe Decouflé之手,他学习美式编舞,以对镜子和投射影像的精湛运用而闻名。《Upside down》是对其导师阿尔文•尼古拉斯的致意。

时尚舞台服饰是巴黎疯马秀的一大亮点,曾与一众知名设计师合作,包括 Chantal Thomass和 Christian Louboutin。每位舞者拥有六双订制的舞鞋以及数之不尽的华丽服装,全部由巴黎疯马秀戏服部替她们度身订制。每年,「疯狂女孩」会使用约2,500双丝袜、500公升的化妆品及300支特别订制的红色唇膏。

舞台上,梦幻的灯光及投影成为舞者身上的曼妙华衫,同时融入了性感爵士乐和前沿音效。音乐方面,由以色列裔歌手Yaël Naïm重新诠释的小甜甜布兰妮的《Toxic》以及 Haley Reinhart演绎的《Oops I did it again》,为《永恒的疯马》增添不少玩味。此外还有克莉丝汀•阿奎莱拉的《I’m a Good Girl》等曲目。

自创办之初就致力于颂扬 la Femme(女性),革新前卫且具诙谐色彩的巴黎疯马秀糅合时尚、奢华及艺术,打造瑰丽奇幻的舞台效果,至今已深深震撼逾一千五百万名观众,其中不乏伊丽莎白•泰勒、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芭蕾舞巨星米凯亚•巴瑞辛尼科夫和麦当娜等名流巨星。同样,澳门观众亦可期待一个集激情、奇幻、音乐和性感佳人于一体、令人心醉神迷的夜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