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幻的世界

备受尊敬的作家及记者何伟(Peter Hessler)一步步深入了解到推动现代中国人学习和成功的动机。

当中国人在自己国家看到外国人时,第一印象往往是,这个人十有八九不了解中国的文化或语言。除非他对中国的历史、习语等表现出出色的理解,否则这种偏见通常会持续下去。

很多中国人认为,外国人要想深刻了解中国,则必须在这里生活多年。大多情况下事实也的确如此,

何伟(Peter Hessler)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何伟是中国最受尊敬的美国纪实作家之一。他于1996年加入和平队担任志愿英语教师,目睹了中国近几十年来经历的巨变。他在受三峡大坝影响的涪陵小城的经历,激励他写下自己的第一本书《江城》。在中国生活的11年,他还担任《纽约客》驻华记者,并为《国家地理》撰稿。

何伟的作品严谨、具冒险意识且致力于透过落后地区平凡人的生活来发现世界,其文字展现了一个不断变幻的环境的美丽与悲哀,并糅入自己独有的幽默感。尽管他最为知名的是有关中国农村的作品,但他亦撰写关于美国及其现状的文字。纵观两个国家,他认为两者的状况“差异很大”。

据他观察:“中国农民想要走出去。他们希望离开农村,到城市谋求发展。而美国农民想要留在原地。他们害怕自己的村庄不复存在。他们怀念过去,不想离开,不愿改变。

“自911袭击以来,美国处境艰难。有两件事改变了美国民众的心理:一个是911,另一个是中国的崛起。突然间,美国人开始有种不安定感。他们备感威胁,无论是来自袭击还是竞争。我不害怕中国或者恐怖袭击。它并不常见。我不认为美国人应该害怕。这是一种心理状态。

“中国人很灵活。他们积极而无畏,乐于接受变化和挑战。美国人看外面的世界时,他们看到的是威胁;而中国人看外面的世界时,他们看到的是机会。这是这一代美国人和中国人的差异之一。”

虽然何伟不再在中国农村教英语,但他仍然与以前的学生保持联系。大多数学生如今已经拥有汽车和公寓,住在城市里。他将他们描述为中产阶级,但由于来自农村,这些学生仍然认为自己是较低阶层。

离开中国前往埃及后,何伟还会遇到在海外旅行和居住的中国人。他独特的文化视角始终伴随着他,为他与全球各地的人建立联系提供了独到的见解。

他说:“在埃及,我看到很多中国人在那里旅行,其中一部分只是普通老百姓。他们有足够的钱旅行,但并不富裕。他们选择这样花钱,是因为有兴趣了解外面的世界。教育和与外界的接触非常重要。美国人应该鼓励任何形式的交换项目或者外语学习,但在特朗普治下,他们看不出这有什么重要。

“美国人与外界的接触是通过军事。我不喜欢那样。我认为美国正变得更加军国主义,我希望看到这种倾向的减弱。同时我认为中国并不军国主义,我没有遇到过想让孩子加入军队的中国人。

“受过教育的中国人并不认为这是通往权力或成功的道路。我认为这一点很好,因为军事并不主导政策。如果军队变得更有影响力,那就很危险了。”

何伟认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是美国的开放时代。美国人在冷战结束后及911尚未发生前,并不热衷于战争。从心理上看,美国人更加理想主义,有出国和学习的动机。

他回忆道:“我们这些加入和平队的人并非出于爱国之心或者我们想要保护美国人的价值观。我们是在试图学习。对于个人来说,最好的事情是保持动力。当前,美国希望人们学习阿拉伯语,目的是不会被阿拉伯人袭击,但这不是一个好动机。这是恐惧。

“中国人想要学英语,是因为他们想改善自己的生活。这显然更有成效,是一种乐观开放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