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力量

世界著名神经科学家理查德 • 戴维森 (Richard Davidson) 教授向 《品》 讲述了他在冥想及健康心灵领域所做的开创性工作 。

美国健康心灵研究中心的理查德•戴维森教授是一位世界领先的神经科学家,在冥想对人类的裨益方面,他做了广泛的研究。在其研究院生涯的早期阶段,他遇到一些热心、谦和和神采奕奕的人,并从此踏上了这段旅程——将冥想从宗教背景带入科学领域,进行缜密的研究。每每和这些人在一起,他都能受到极大的感染。

他回忆说:“我了解到他们都对禅修冥想有兴趣,从此引领我走进了这扇大门。在研究院学习两年之后,我第一次踏上印度之旅,亲身体验了深入冥想,并深切体会到它的重大意义。”

1970年代,有关冥想对大脑影响的科学研究少之又少。当时,科学界的狭隘心态阻碍了戴维森追求兴趣的脚步,成为一名“闭门禅修者”。直至1990年代,当他遇到藏传佛教界的一位重要成员时,才开始深入探究常年做冥想练习的人的大脑有可能会异于常人。

现代神经科学研究方法不仅可以用来研究焦虑和抑郁等消极情绪,亦可应用于检视正面情绪。因此戴维森认为,从神经科学的角度来看,身心健康可以通过四个部分得以证实:意识、关联、洞悉和意义。

意识是我们认知和理解世界的能力;关联是我们与他人的融洽关系,尤其是和谐或满怀慈悲的关系;洞悉是对“自我”的叙说;而意义则是我们为之努力的人生理想。

戴维森解释说:“神经科学对这四个组成部分一一做过研究,每一个轨迹都表现出可塑性。藉此我们了解到,它们可以通过训练以及经历来塑造。我们都可以对自己的思想负责,大脑在不断被有意无意地塑造。我们可以通过支持健康的思维习惯来改进大脑。通过冥想来转变思想时,其实也改变了大脑。”

戴维森进行他的神经科学研究期间,接受实验的长期冥想练习者之一,是备受尊敬的藏传佛教禅修大师明就仁波切,他不吝于献出自己的时间来协助研究。在他深入于充满爱和慈悲的冥想境界时,其脑电波会接受检测。戴维森说:“我们测量这些脑电波时,注意到大脑发生的巨大变化。这一变化的表现是伽马振荡,非常高的脑振荡频率,发生在大脑的广泛区域且高度同步。

“这是科学家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我们都有伽马振荡,但通常发生的时间很短,不到一秒钟,而在仁波切以及其他的长期禅修者中,伽马振荡一次会持续数分钟,并在整个冥想过程中不断发生。更为惊人的是,当他们不在冥想时,这些伽玛振荡仍出现在基准线上。这代表了大脑特征的改变。”

戴维森继续指出,沉思练习亦是在帮助我们对当下保持觉知。事实证明,当人们注意不到自己在做什么时,他们显然不那么开心。他经常喜欢引用美国著名哲学家、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的著作,后者在《心理学原理》一书中指出,一次次地自发扯回漫游的思绪,是判断力、品格和意志之源……注重改进这方面能力的教育才是出色的教育。

戴维森称,冥想或简单的觉知练习是培养注意力的绝佳途径,来自世界各地的教育工作者如今正在接受这种教育并教授给儿童,他们今后的人生将从中受益。

他补充道:“注意力是所有其他形式学习的基石。如果留意不到提供给我们的信息,这将损害我们的学习能力。”

除了对孩子有益,冥想对领导者亦有积极的意义,因为人与人之间的合作是领导力的关键元素。

戴维森说:“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像感恩和欣赏这样的品质是领导力的核心,通过简单的练习可以很容易培养和加强这些素质。另外,能够换位思考在一个团队中至关重要,而换位思考与可以通过冥想来培育的大脑网络有关,因为冥想可以增进友善心和慈悲心。

对于仁波切这样一位具有丰富的禅修和佛教哲学背景、在全球范围内备受尊敬的导师来说,禅修主要是为了利益众生。

他微笑着说:“你越是能认识到自身以及他人的技能、潜能、爱心、慈悲心、智慧和觉知,生活就会愈加轻松和成功。你会成为一个更成功的商人、家人,甚至是股市玩家,但这个成功是通过智慧和慈悲心获得的,于己于他均有好处。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基于自我狭隘思维的成功,即使你聪明能干,从长远来看,也不会那么成功,因为你的家人不会快乐,同事也不会快乐。你可能因为高智商而成功,但在情商层面,会有很多问题。将觉知和慈悲心融合一体,无论外在还是内心,你都会成为一个快乐的人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