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止步

身为商业巨头和外裔中国公民 , 盛智文先生 (Allan Zeman) 并未止步于既得成就 , 而是继续放眼于当今及未来的中国 , 谋求进一步的商业发展 。 同时 , 他毫不掩饰对习近平主席的支持 。

星期五下午五点刚过,我们等待着和盛智文先生的会面。一位助手默默地送水进来,随后另一位助手礼貌地说,盛先生很快就到。他的办公室低调而奢华,摆放了一些重要会议的照片。包括习主席《谈治国理政》在内的一些书籍,整齐堆叠了半墙之高。时尚艺术品散落各处,无疑每一件作品都有着独特的来龙去脉。

突然他迈步进来,颇为得体地晚到十分钟。在签署了一系列文件后,身着标志性翻领衬衫的盛智文先生坐下来,开始专注于我们的谈话。

每周这个时候,不少行业领袖也许正准备动身去度周末,抑或在俱乐部小酌威士忌放松。盛智文先生并非如此。他的特质很难形容,但或许可以这样说,他对一切事物有着无限的精力和无尽的热情。

以他最为人熟知的兰桂坊项目为例。大约35年前,盛智文先生意识到,香港除五星级酒店之外缺乏高档餐厅用于接待国际商业伙伴,于是决定自己创建。当时香港不存在类似纽约苏豪区或伦敦西区那样的地方。

第一步是将一家旧超市改建成餐厅。运作良好后,他开始重复这一过程,购买旧仓库和办公室,将餐厅置于办公楼高层并将这一概念规范化——这源自于他在东京的所见所闻。这些餐厅改建令租金及大楼价值翻倍甚至三倍增长,由此该地区逐渐蜕变成今日的兰桂坊。

如盛智文先生所说,下一步就是该地区的“行人化”。他解释道:“伦敦遍布着街区枢纽,于是我就想,何不让人们站在街头喝点东西?于是它慢慢演变成如今广受欢迎的兰桂坊。”

盛智文先生更于中国内地的几座城市成功复制了兰桂坊模式。

“我所找寻的是不太偏远的区域,上班族工作之余可以在这里自我释放。我总是说,‘看待事物要着眼于它的潜力而非现状。要想成功,必须想人所未想,见人所未见。

“我们在深圳和上海投资,均是一线城市。除此之外,还有诸如成都这样的二线城市。实际上成都更像是1.5线城市,发展迅速,尤其是技术方面。

“我们着眼于拥有年轻人口的城市和其未来五至十年的发展。中国虽是一个国家,但每个省份、每座城市的人口和地理特征都各有不同。随着中国市场的变化,很多人富裕起来,并且都想要享受生活。”

显然,盛智文先生对于将其商业模式从香港延展至中国内地毫无顾虑。他一向是习近平主席的忠实拥趸。

他说:“我认为习近平主席是不可多得的领导人。中国有十四亿人口,在这片土地做领导人谈何容易,每天面对大量问题。习主席上台时,中国基本上是一个腐败之地,一个落后的发展中国家。我在东南亚其他国家看到过这种状况,腐败是一种常态。他执政后,深知这可能会毁掉共产党,摧毁中国,必须加以制止。而他具备所需的个性和力度去做这件事。

“抓捕一些人们认为坚不可摧的人物是一个良好开端,因为它改变了人们的看法。一个月薪几千元的省领导佩戴伯爵手表,自然会引起公众非议。习主席以非常明智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赢得了人民的尊重。

“在中国生活的这35年,我见证了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有人对于他将连任两届以上颇有微词,但很多国家的总统任期都会超过两届。我相信,当他认为有合适的接班人可以贯彻他的政策时,自然会退位让贤。

“去年,中国公民出境游人数高达一亿三千八百万。到2020年,这一数字将增至两亿。旅行使人明智。旅行越多,见闻越多,对自身文化的改变也越多。因此我对习主席坚信不疑,正如当年邓小平上台开启改革开放政策,成就了今日之中国。

“习主席正在迈出下一步。他提出一带一路的想法。我对大湾区的信念更加笃定。我认为这对香港和澳门来说都大有好处。港珠澳大桥将打开整个西部走廊。广深港高铁将中国南部地区的交通时间缩减至两小时以内。深圳已经超越硅谷,那里的发展惊人,边界基本已不存在。

“如果维持现状,香港过去的优势只会被削弱。我相信大湾区是香港的未来和救星。我们的优势在于,这些年来一直对香港发展有促进作用的法治和独立司法机构。这些非常重要,且这种重要性将持续下去。香港在大湾区的角色非常关键。”

我们请盛智文先生用三个词来形容当今时代的中国,他毫不犹豫,脱口而出。

“第一是「技术」;第二是「梦想」,习主席提出且人人认同的中国梦;第三?「信心」。我认为这是中国新获得的信心。

“我真心为能够成为中国人而感到骄傲。放弃以前的护照并不是一个轻易的决定,但我已经在香港工作了38年,内心更加贴近中国而非西方。我亲眼目睹了中国的变化,对于其发展前景,我看到一派繁荣。再看看美国、欧洲或其他所谓的发达国家,我看到的是基础设施的日益恶化——机场、高速公路、道路等等,就像第二或第三世界国家。每次去上海、深圳或者若干年前仍是荒地的某个地方,我都深感自豪。我看到了奇迹般的演变。

 “内心深处,我认为自己做了正确的决定。我在大学做很多公开演讲。我常说,‘请想想中国,想想中国的未来。不要惧怕中国。将它纳入你的计划,因为那就是未来。’香港恰好是中国的一部分,并且我们越快理解并接受这一点,香港就会变得越好。”

商业之外,盛智文先生还热衷于文化艺术事业,并在西九文化区管理局董事局工作了十年有余。

他说:“艺术、文化和创意在我们的生活中非常重要。在发展中国家,最重要的是有份工作,为家庭提供经济支撑。但随着发展带来金钱和更多闲暇时间,文化事业就开始迎头赶上。过去,香港完全是一个商业社会,文化是次要的。然后西九文化区出现,人们意识到文化的重要性。戏曲中心将于今年完工,非常漂亮,令人惊叹。视觉文化博物馆和演艺综合剧场均出自著名建筑师之手。这些只是开始。文化区一旦形成,香港将呈现不同的光环。”

谈话主题进而转向金钱与幸福的关系。

盛智文先生沉思道:“金钱可以是快乐的一种形式。它能减轻压力,亦会增添压力。你必须尊重金钱。我有些朋友腰缠万贯,但他们并不开心。它会给家庭带来很多问题,甚至嫉妒。金钱不应该让你与现实脱节。你会逐渐意识到金钱不是幸福的源泉。”

当被问及什么让他感到快乐时,他说:“我喜欢回馈社会。我为年轻人和技术领域的初创公司做很多公开演讲。回馈社会为我带来很多快乐。

“我努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很幸运的是,我能够有机会做很多事。知道自己有所作为,产生了一些影响力,让我深感自豪和开心。为他人带来快乐,我就感到快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