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空间

传奇室内设计师雅克·加西亚拨冗接受 《 品》 采访 ,分享自己将建筑融入生活的理论 ,以及如何将历史底蕴与现代设计相结合 。

位于法国巴黎的 Costes 酒店乃世界上最享负盛名的酒店之一,凭籍令人赞叹的室内设计而饮誉全球。其室内设计之典雅,类似巴黎贵族的私人住宅多于向公众开放的豪华酒店。

柔和的灯光、红色的天鹅绒软垫沙发、精雕细刻的内柱和墙壁、水晶吊灯、香薰蜡烛以及名流汇聚的晚上…… 这正是 Costes 酒店独有的场景。

正因如此,Costes 酒店内的著名餐厅和庭院酒吧,总是吸引着好莱坞巨星、超级名模和巴黎贤达。

每逢巴黎时装周,酒店老是订满,外面则挤满急不及待要捕捉名人倩影的狗仔队。为了深入了解这家星光熠熠酒店,《品》有幸与负责其室内设计的鬼才雅克·加西亚进行访谈。他的客户群体皆为文莱苏丹、卢森堡公室、比利时乃至其他多国王室等。简而言之,他那善变而奢华的风格,一直吸引着众多富人名人们青睐。

回想起酒店于1991年开幕前的情景, 雅克· 加西亚说:「对我来说,Costes 酒店酒店是一项特别的挑战。这是因为我既是设计师,更是艺术爱好者,而此前我是只跟私人客户打交道。」「Costes 酒店是我第一个面向公众的设计项目,所以要将其变得与别不同。我不能想象自己设计另一家酒店,所以当时有两个重点考虑因素。」

「其一是要让酒店真正成为巴黎的社交场所。酒店固然专门为住客服务,但我希望将整个城市带进酒店。为何?因为旅行是探索一个国家乃至其人民的机会。试问有什么地方比酒店更适合与本地居民会面?」雅克·加西亚是性格极为内敛的人,并不喜欢经常外出,但他享受以室内设计协助诱惑艺术的乐趣。

他解释说:「我不甚喜欢公共场所,宁可到朋友家进餐或在家款待朋友。我到公共场所的原因,无非是因为我不想在家,或朋友没有邀请我作客他们家。」

「如果不是要与人见面,我对外出是丝毫不感兴趣。正因如此,诱惑可是见面的核心元素。何谓诱惑?首先,要诱惑别人,自己得先坐好,舒舒服服地坐下来,这样才会吸引别人。」

「此外, 美妙的光线是至关重要。柔和的灯光并不是我的招牌风格,但我还是会建议人们,千万别在白色霓虹灯下与其他人会面。」

「白色霓虹灯让皱纹和疲态尽现, 保证你肯定不会遇到梦中情人!」「然而,在有点感性、细腻和美感的黄灯照明下,你大可隐藏自己不想别人看到的一面,比如黑眼圈和皱纹!」

历史学家出身的雅克·加西亚,曾在凡尔赛宫和卢浮宫内负责修复和装饰项目。十七至十八世纪的装饰艺术,正是他的专业范畴。

他透露说:「不少贵族家庭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变卖了全部家具和艺术品,我小时候就对此非常感兴趣。我儿时的梦想,就是要重新发现这些珍贵物品。」

「有这方面知识的人,会发现这些珍宝就在我们身边。要辨别这些珍宝,需要的就是知识,而这正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我小时候就立志要进入艺术学院,并对周边的世界深感兴趣,那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当代艺术。当代艺术所指的并不是毕加索——现代艺术的重点,在于其必须在当今发挥作用。在今天的角度看来,大卫无疑是古代艺术;在未来,现代艺术也会成为古代艺术,因为我们会为今天的当代艺术找到新的名称。」

「我青少年时期的世界与从前的世界之间,有着某种挥之不去、难分难离的二元性。我常以《化身博士》中的双重人格,比喻我与艺术之间的关系。这是因为在我为凡尔赛宫和卢浮宫修复十七至十八世纪装饰艺术的同时,亦为永利拉斯维加斯设计现代风格。」

游走在历史和当代项目之间的雅克·加西亚,认为知识是他所有作品的基础。牢固地掌握了知识后,就可以持之以恒。他暗示说:「无法将之引进现代的艺术,就不是传统。这从往往是冷酷严峻的历史古迹重建中,可见一斑。看见这些令人不悦,我更是讨厌这些东西。」

「殊途同归的是,奢侈在当代设计中所展现的正是不确定性。如果缺乏大量的知识支持,设计很快就会变得老套。在这一点上,我很像香奈儿。我讨厌时尚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时尚总会变得不时尚。」除了在巴黎工作外,雅克·加西亚的时间大多在诺曼底的尚德巴泰耶城堡度过。这座城堡始建于十七世纪,由亚历山大·德·克雷基- 伯努利建造。雅克·加西亚于多年前收购城堡后,不断对其进行维修及装饰。

被问及如何能在不破坏其外观及氛围的情况下,将现代舒适融入这样的历史建筑时,雅克·加西亚回答说:「历史建筑不一定不舒适,那是错误的看法。如有漂亮的灯光及舒适的沙发,我们大可住在博物馆里。」

「就技术而言,很多问题均能轻易解决。凭藉今天的科技,我们不仅拥有美丽照明,亦能通过突显重点地方式,以整合各种空间。」

「如要隐藏难登大雅之堂的微波炉,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在微波炉前设计一道门即可!」雅克·加西亚对印度深感兴趣,从当地带回了许多建筑和装饰元素,并在城堡外的花园中重塑了一个莫卧儿式宫殿,让自己得以身在法国心在印度。这是异想天开的灵感转化为现实的典型例子。空间、体积和地理位置等,全部源自人们的想法。

品味或情感因人而异,但如果能找到美学方向,以赋予空间某种独特的精神,成功将指日可待,正如巴黎Costes 酒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