蜕变的力量

《品》与史上最伟大的网球运动员之一安德烈 • 阿加西畅谈了他非凡的职业生涯 ,以及最终燃起他对慈善事业无限热情的人生转折 。

这是阿加西繁忙日程中难得的闲暇,他与《品》聊起了他的空中飞人生活。

“飞行里程在不断攀升,”他笑着谈起自己现阶段频繁的飞行。“但对我来说,这种忙碌不同于以往打球时期。我现在从来不会出行超过三天。

“我离开的时间比以前少,但更加频繁。一个星期之内,我可能会去两个不同的城市,每个一天。以前参加一次大满贯赛事,就要离开两三个星期。”

至少从表面上来看,阿加西没有什么变化。无论是飞越美国,去察看在他正在修建的其中一所学校的进度,还是代表长期合作伙伴浪琴表,横跨太平洋到香港出席活动,八次大满贯冠军得主一如既往地忙碌。

然而事实上,这位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网坛崭露头角的金发浪子,在随后的30年里发生了惊人蜕变。与很多顶级运动员一样,阿加西也曾有过孤傲自负、不接地气的生活状态。而如今,他将时间用在了通过慈善来帮助他人,其中,帮助贫困儿童获得受教育机会,是现如今他最大的热情所在。

46岁的阿加西称,“我一直将网球视作一个能够影响他人的平台,并且希望这种影响是深远的,世代的,而不仅仅是几个小时。

“因此我怀有极大的热忱来尽我所能去帮助他人,而这种热忱的推动力,是我一系列的人生经历 - 从我并未自己选择网球开始,是父亲为我做了选择,因此有很多年,我都找不到与网球之间的纽带。这种脱节让我想到了生活中同样没有选择的孩子,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最终成为世界第一,却误入了帮派和毒品的歧途。

“由于我自身在受教育和选择方面的匮乏,于是我将焦点落在了,如何利用我的平台在某种程度上改变周围的世界。一旦这样做了,我开始在我所做的事情中,找到更多的喜悦和意义。”

阿加西将慈善事业形容为他早上起床的原因,并称:“我现在感觉更有效率,更加平衡,有更多的能量。”

但他自我实现的旅程远非一帆风顺。年少时期桀骜不驯的外表之下,掩盖了内心深处的恶魔。他迅速登上网球巅峰,1992年在温布尔登取得突破性的大满贯胜利,随后又相继在 1994年的美网公开赛和1995年的澳网公开赛问鼎冠军。

然而,长久以来掩藏的个人问题终于找上麻烦,他的生活在球场内外双双脱轨,一度跌落至世界排名第141的低谷。也正是在这个时期,阿加西发觉了内心的呼唤。

 

阿加西称,“如果你让我回顾自己最大的成就,那一定是我走过的这段历程 - 抵达顶峰,又在球场及生活层面双双失意,排名跌至第141,然后卷土重来回到一个日复一日追逐目标的过程,最终再度登顶。”他不仅在东山再起之后又收获五个大满贯冠军,并且在1999年法网折桂之后,成为史上第二个全满贯球员。

“更重要的是,再度叱咤网坛的这个人生时期,我不仅享受成功的光环,更享受过程中迈出的每一步。这是最让我感到自豪的。

“法网那场胜利,几乎称得上我整个人生的缩影。

“那是迄今为止,我人生中最深刻和最强大的体验,因为它发生在一个特定时间。法网桂冠是当时我唯一还未赢得的大满贯,由始至终都阻力重重。甚至在决赛中我都先失两盘,不得不寻求方法后来居上。那一刻是我人生旅程的集中体现。”

亲历了职业体育的善恶丑之后,如今阿加西更加关注的,是身边的人。

在职业层面上,这意味着谨慎地选择盟友。他盛赞了长久以来的合作伙伴瑞士制表品牌浪琴表,双方于九年前首度建立往来。

阿加西回忆道,“多年来,浪琴表对我的基金会和我所投身的事业帮助良多。在我看来,商业容易,但人很复杂,因此一旦遇到知音,就坚持下去,并与他们一同成长。浪琴表在如何传达信息方面一向很有创意,我非常享受与他们合作,并为他们代言。

“我认为,他们和我在精神及文化层面的很多主张不谋而合,不仅体现在公司运营上,亦体现在如何向消费者推广上。我对此心怀敬意。他们还为网球这项给了我们机会的运动做很多事。我真心喜欢和他们一起工作。”

至于家庭,阿加西和妻子施特菲•格拉芙在对人生重要事情的认识上,处在一个特殊的位置。格拉芙亦是网球史上最伟大的运动员之一,职业生涯拥有22个大满贯冠军,仅次于澳大利亚的玛格丽特•考特。

这对夫妇开始约会是在阿加西王者归来之后,并于2001年步入婚姻殿堂。但如今很少提及的是,两人的战绩总和包含了30个大满贯冠军和167个赛事冠军。

阿加西称,“作为父母,这些数字及在球场上取得的成绩的确引人瞩目,但我们亦是在用同样的精神,来做目前来说更加重要的事 - 抚育我们的孩子。

“孩子们清楚我们昔日的成就,但他们也看到了我们的生活,我们的重心和我们的教育理念,即他们如何去投入所关心的事,无论是什么。

“任何花时间和他们在一起的人都会惊异地发现,在这样的成长背景之下,他们保持了多么平衡的生活状态。明显摆在人们眼前的是,他们是两个以前相对成功的运动员的孩子;但人们没有看到的是,他们有机会意识到高调的职业体育生涯并不如人们想象得那么光鲜。

“造就你人生轨迹和价值的,是如何去过每一天。”

然而,长久以来掩藏的个人问题终于找上麻烦,他的生活在球场内外双双脱轨,一度跌落至世界排名第141的低谷。也正是在这个时期,阿加西发觉了内心的呼唤。

阿加西称,“如果你让我回顾自己最大的成就,那一定是我走过的这段历程 - 抵达顶峰,又在球场及生活层面双双失意,排名跌至第141,然后卷土重来回到一个日复一日追逐目标的过程,最终再度登顶。”他不仅在东山再起之后又收获五个大满贯冠军,并且在1999年法网折桂之后,成为史上第二个全满贯球员。

“更重要的是,再度叱咤网坛的这个人生时期,我不仅享受成功的光环,更享受过程中迈出的每一步。这是最让我感到自豪的。

“法网那场胜利,几乎称得上我整个人生的缩影。

“那是迄今为止,我人生中最深刻和最强大的体验,因为它发生在一个特定时间。法网桂冠是当时我唯一还未赢得的大满贯,由始至终都阻力重重。甚至在决赛中我都先失两盘,不得不寻求方法后来居上。那一刻是我人生旅程的集中体现。”

亲历了职业体育的善恶丑之后,如今阿加西更加关注的,是身边的人。

在职业层面上,这意味着谨慎地选择盟友。他盛赞了长久以来的合作伙伴瑞士制表品牌浪琴表,双方于九年前首度建立往来。

阿加西回忆道,“多年来,浪琴表对我的基金会和我所投身的事业帮助良多。在我看来,商业容易,但人很复杂,因此一旦遇到知音,就坚持下去,并与他们一同成长。浪琴表在如何传达信息方面一向很有创意,我非常享受与他们合作,并为他们代言。

“我认为,他们和我在精神及文化层面的很多主张不谋而合,不仅体现在公司运营上,亦体现在如何向消费者推广上。我对此心怀敬意。他们还为网球这项给了我们机会的运动做很多事。我真心喜欢和他们一起工作。”

至于家庭,阿加西和妻子施特菲•格拉芙在对人生重要事情的认识上,处在一个特殊的位置。格拉芙亦是网球史上最伟大的运动员之一,职业生涯拥有22个大满贯冠军,仅次于澳大利亚的玛格丽特•考特。

这对夫妇开始约会是在阿加西王者归来之后,并于2001年步入婚姻殿堂。但如今很少提及的是,两人的战绩总和包含了30个大满贯冠军和167个赛事冠军。

阿加西称,“作为父母,这些数字及在球场上取得的成绩的确引人瞩目,但我们亦是在用同样的精神,来做目前来说更加重要的事 - 抚育我们的孩子。

“孩子们清楚我们昔日的成就,但他们也看到了我们的生活,我们的重心和我们的教育理念,即他们如何去投入所关心的事,无论是什么。

“任何花时间和他们在一起的人都会惊异地发现,在这样的成长背景之下,他们保持了多么平衡的生活状态。明显摆在人们眼前的是,他们是两个以前相对成功的运动员的孩子;但人们没有看到的是,他们有机会意识到高调的职业体育生涯并不如人们想象得那么光鲜。

“造就你人生轨迹和价值的,是如何去过每一天。”

分享